曾經最忠實的朋友,在過往歲月,陪我走過無數個日子,曾幾何時,身旁早已被三個小傢伙擠得水洩不通。

多久沒養狗了?大約是養了最後一隻狗 ─ 豬豬之後就決定再也不想匆匆面對這些生離死別,人一生中的難處已經夠多夠雜了,不過,想起有你們陪伴的日子,心中仍舊是多到滿出來的溫馨。

我印象中的第一隻狗是爸爸養的雜種狗,叫做「希囉」日文白色的意思,不用想也知道就是一隻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狗。

老爸養狗的方式比較像是在訓練軍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絕不馬虎,坐有坐樣,站有站樣,沒有東倒西歪、四腳朝天或是趴成三峽豬公的情形發生,更不可能偶發公主或王子病,搞得主人我得一口口殷勤餵食

↓  三峽豬公示意圖。據說神豬比賽到2017年就要停辦了,因為動保團體覺得飼養神豬的過程是虐待動物,因此希望廟方能停辦神豬比賽。

I004_S~1  

神豬飼養過程我不瞭解,神豬比賽對傳統的意義也許很深遠,只是看到這些有專人伺候按摩、談天說地、疏解鬱悶心情、還有上好飼料吃、有冷氣吹、住在香閨的神豬們。

卻是個個胖到動彈不得,只能卡在香閨裡接受不停餵食,據說候選豬們很多都因為過胖導致癱瘓、甚至心血管疾病...

感覺就像看著動物園裡的動物,雖然沒有餓肚子的危機,卻總是在定點來回踱步。

當時會有神豬比賽的原因是因為日據時代物資匱乏,因此日本人鼓勵養豬戶盡可能把豬養肥養大,以獲取最多糧食,加上經過三峽祖師爺的加持,信眾認為吃了神豬肉會帶來好運。

只是現在大部分的人憂慮的不是不得溫飽,反倒是中風、心臟病、高血壓血脂...

該不該停辦神豬?這個問題要認真討論起來就像廢死VS反廢死一樣,還是一場口水戰。

不過,回到殘酷現實面來看,一隻體重破表、全身肥油、長期服用中風、心臟病藥品的神豬,就算接受過滿天神佛的加持,我想在好運降臨之前,咱們可能會先跟祖師爺同登仙境,真是好不快活!

個人有點渺小的建議,若要延續神豬比賽的傳統,何不將比賽內容稍作修改,以下推薦兩個版本給祖師廟參考:

1. 最強壯神豬:評分標準由體重改為體脂率評比,以及身材線條考量,簡單講,就是神豬健美比賽(只是神豬口感可能會偏向有嚼勁。或許也能將主人體態列入評比標準...)

2. 最會找神豬:評分重點改放在尋找特定物品的效率,簡單講,就是把神豬當緝毒犬來用(不過這種神豬應該不能宰來獻給祖師爺吧)

神豬超過千斤重,口鼻四肢分不清;若是只為酬神用,換個方式表心意。(跟人家寫什麼打油詩←最後一句還沒押韻!)

 

老人家愛牽拖的特性又浮上檯面了,金架歹勢!讓我們繞地球一圈之後,回到寵物篇吧!

冬天時,我們拿他墊著暖腳ㄚ、抱著當暖爐;害怕時,叫他走第一、當先鋒;無聊時,叫他來耍猴戲、跳火圈(你養的明明是狗吧)

 

我的第一隻狗 ─ 班尼

二舅家的母狗生的一窩小狗,一隻米克斯狐狸狗,短腿長嘴長身體,腿短到上樓梯時常常會撞到下巴!班尼用他毛茸茸的尾巴教會我們,絕不能拉狗狗的尾巴,因為狗狗會狂拉肚子!原來我也曾經是殘忍的小屁孩!!!

第一天入住我們家,大約是寂寞或是想媽媽,嗷嗷的哭了好幾個晚上,也嚇得我好幾個晚上睡不好,因為人家說狗狗會看得到鬼啊!(名符其實膽小如鼠)

第一次養狗真的又愛又怕,不知道該怎麼跟狗狗相處,班尼真的是我們的實驗品(愧疚),我們拿所有自己愛吃的東西偷偷餵牠,舉凡鱈魚香絲、冰淇淋、橘子...甚至巧克力、麻糬...通通進了他小小的嘴巴!

下課後,我們姊弟三人發瘋似的跟他玩捉迷藏,三人一狗的尖叫、汪汪聲,大約可以引來一卡車的殭屍吧!累了,照樣三人一狗擠在一張單人床上呼呼大睡!有一次被老爸發現,我們姊弟被罵到臭頭,班尼也被丟出房門外。

當時的月曆流行放女明星的肖像,每撕一張月曆,班尼總會一臉警戒對著那個高高在上的陌生人吠叫,還不停回頭看著我們,彷彿在說:喂喂喂,紅色警戒,陌生人入侵!啊是只有我看得到嗎?見鬼囉!

為何叫班尼:當時流行的卡通有一個主角叫做強尼,所以改了一個字叫班尼。

↓  大約是我十歲的生日,好幾雙手一起擠向一桶小美冰淇淋,還有一顆湊熱鬧等著吃大餐的狗頭。翻到背面,赫然發現自己下的註解,原來我從小就會自己吐槽自己啊~~~

狗狗歲月

最慘的是,寫這照片的時間點我最少已經小四,可是字寫得比我兒子還醜(目前小二)... 

班尼被鄰居下毒,臨走前幾天一直要往外跑,怎樣都不肯待在家裡。據說狗狗知道自己來日無多,都不願死在家中。某天半夜醒來找不到他(因為老爸有幫他開一個小門可自由進出),最後終於在附近雜草堆中發現班尼。我抱著他走回家,一路眼淚沒停過,我們知道你的心意,但怎捨得讓你一人孤獨離去?

隔夜凌晨,班尼精神煥發的在我房門口嗚嗚叫,我興奮的叫醒媽媽說:班尼好了!

玩了好一會,我安心地睡了,班尼也安心地離開了,原來這叫做迴光返照。

我跟老姊大約足足哭了七天七夜,哭到眼睛睜不開,出門無法直視陽光,這是我們第一次體會到死亡帶來的悲傷以及意義。

 

瑋瑋

二舅知道班尼離開後,特地到寵物店買了一隻喜樂蒂牧羊犬送我們,大概是先天疾病或是在寵物店就已經生病,來了之後不到二周吧,我們又親手送走一隻狗,快到連一張照片也沒有。

 

球球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跟老媽老姐去看電影(當時叫芝麻百貨,後來變身中興百貨,現在已經關門大吉),出來後發現門口一個紙箱窩著兩三隻小狗,使出無敵賴皮功之後,帶回這隻冤親債主!

抱回家之後,發現外套上布滿細沙,以為只是球球太久沒洗澡,身上的髒污乾掉後留下的。只是洗完澡之後,這些細沙照樣跟著球球死也不離開,隔天老爸回來鐵青著一張臉宣布一件驚人的事實:那些細沙其實都是跳蚤蛋!

球球據說是米克斯拉薩犬,非常有個性,很會兇主人!><

為何尊他為冤親債主:

有一次老弟吃飯時,一時手滑把整隻好好的炸雞腿掉在地上,正想伸手去撿,球球早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吃了起來,還雌牙咧嘴的威嚇老弟不准拿回雞腿。老弟又氣又怕,終究只能眼睜睜看著球球老神在在享用大餐!

最後,球球一樣被鄰居下毒,要離開的時候,脾氣更差了,我們全家光是餵她吃藥就雙手傷痕累累!

為何叫球球:一身捲毛(那應該改名叫Q摸)

球球

 

懷妮 

三舅送的迷你杜賓犬,因為我比較喜歡長毛中大型犬,對於這種迷你品短毛狗其實很無言,摸起來很扎手,抱著也不溫暖,剛開始還真的不太能喜歡他。

加上三舅買下懷妮其中的一個目的是為了長大後跟他養的公狗送作堆,這麼不純潔的事我哪能讓它發生咧!?

懷妮

懷妮自己大概也不想莫名其妙被送作堆,所以就在某次爬山回來之後,重感冒轉肺炎,就此香消玉殞。

始終不能理解為什麼這種狗一定要剪耳剪尾巴?不剪活不下去嗎?

一直覺得這種狗的尾巴很像鞠水軒的營養口糧,每次搖尾巴整顆屁股都跟著地震。

掬水軒口糧

順道一提,小時候家裡最常出現的零食就是上面這包─掬水軒營養口糧。記得最開始的時候,每包口糧裡面還會附一包小小的牛肉乾或是橘子粉。

我們常常打開來後三個人一起搶食牛肉乾或橘子粉,然後留下好幾袋開封的口糧沒人要吃,一直放到軟掉(你是把乾口糧當除濕劑在用) 

為何叫懷妮:懷念班尼,因為是女生,所以改成妮字。

 

騰騰:

老爸在路上看到有人虐待狗,二話不說帶回來的。

米克斯中的米克斯,長得其貌不揚,可是冰雪聰明,只是跟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很短。

只記得有一次老弟重病住院,爸爸要上班,媽媽在醫院照顧,只剩我跟姊姊兩個人抱著騰騰度過好幾個晚上。還好有你的陪伴,讓我們姊妹倆有安穩的夜晚。

只是弟弟好不容易出院,沒幾天騰騰卻走了,走得莫名其妙,明明身強體壯,沒病沒痛,竟然就這麼離開了。

騰騰

事後,好幾個鄰居跟我媽說:在我弟住院的這個禮拜,騰騰每晚不停call 高 雷,嚇得他們魂飛魄散,整夜不眠。我跟我姊不知是睡得太死還是吃了安眠藥,連一聲都沒聽到過。

為何叫騰騰:養了這麼多隻狗,沒有一隻壽終正寢,全部死於非命,而且通通不超過3歲!真的很希望他能讓我們好好地疼一疼,所以取諧音騰騰,不過終究還是沒能如願。

 

波瑪

忘了在哪撿到的流浪狗,米克斯拉薩犬,也是我最喜愛的一隻,我還用了二、三捲底片幫他拍寫真集,被我媽罵到脫好幾層皮!

經歷了無數次的實戰經驗,波瑪終於安全的度過三歲魔咒,一路邁向十歲,遺憾的是大約在六歲左右再度被同一個鄰居下藥,中毒而死!

其實經過前幾隻狗被毒死的經驗,養了波瑪之後,我們很認真地訓練他,絕不讓它撿地上的食物吃,總算多陪了我們幾年,到頭來卻還是栽在那個人的手上。

為何叫波瑪:因為他體型很好,四隻瘦長又結實,身體纖細很像美洲獅puma,翻譯成中文就變成波瑪囉!

波瑪

 

朱朱

姊姊從任職的學校撿回來的流浪狗,米克斯秋田犬,也是跟我們最久的狗,唯一一隻有資格放老年照片的狗。

照片中的朱朱 大約十歲,接下來的二年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不只一隻耳朵上長腫瘤,臀部也長瘤,中風兩次...三不五時帶去醫院開刀治療。加上主要照顧者 ─ 爸爸自己身體狀況也很差,後來只有在我周末回娘家的時候才有空幫他擦藥、洗澡,做個大致的整理。我幾乎可以感覺到朱朱的無奈以及對往日時光的懷念。

印象中的朱朱可是始終坐姿端正,容光煥發,老爸最驕傲的就是帶朱朱去散步的時候,每個迎面而來的人都止不住的稱讚朱朱好有架式,毛色梳理得閃亮又有光澤。

天地萬物都得通過生老病死的考驗,爸爸敵不過大腸癌,一年後朱朱也滿身病痛的接受安樂死。

豬豬  

朱朱的故事很多,跟我和老姊以及陳進興也有一段恩怨情仇,暫且按下不提。

為何叫朱朱:剛帶回來的時候,不知道餓了幾天,什麼東西都吃,完全不挑。好幾次把老媽剛買回來,還沒整理的青菜、蘿蔔也囫圇吞下肚,一餐得吃一整碗公的飯才有安全感,始終處於高度覓食狀態...眾人異口同聲地說:你是豬喔!

本來就打算叫他豬豬的,後來老爸說豬豬太難聽,所以改成朱朱。

心血來潮寫了這篇文章,想起當時每次拜託媽媽讓我們養狗,媽媽每次都不肯,只是在一樣愛狗的老爸總是坐壁上觀的情況下,老媽永遠凹不過我們的請求。

三個小朋友也慢慢到了會要求養寵物的年齡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由誰開這第一槍。

 

文章標籤

三籽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