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Ck4DbSm6XYAEolMJYaZA  

上圖這隻可憐流浪小狗的生殖器,被其他餓壞了的流浪小狗當成乳頭吸吮,結果不幸被咬掉,導致無法正常排尿,幸好有好心人幫忙重建器官,目前逐漸恢復正常。

原文出處: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1219/141798.htm?from=fb_et_pets

 

學生時代曾經跟家人一起救了一整窩未張眼的狗仔,因為有個沒天良的鄰居打電話給捕狗隊,把剛生產完的母狗抓走了,本來捕狗隊也要一併把一窩六隻未睜眼的小狗帶走,我跟老姊拜託捕狗隊手下留情,才救回一窩幼犬。

還記得當時大約是又濕又冷,陰雨綿綿的春假前後,逞了一時之快,哭著帶回家,接著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燙手山芋。

老媽看了簡直要昏倒,凹不過我們再三央求,也只能勉為其難買了奶粉、針筒,回家待命當奶媽。

一窩六隻連眼睛都還沒張開的小狗,沒了親娘的奶可吸,一隻隻早就餓得昏頭轉向,加上眼睛看不見,顧不得三七二十一,只要碰到突起物,就沒命的吸。

小公狗最悲慘,生殖器被當成乳頭吸得啾啾響,還連成一長串,第一隻大概是又餓又痛,哀哀叫個沒完,還好針筒假母奶及時出現,才把大家導回正途。

只不過,假母奶終究比不上狗媽媽的真奶,六隻小狗才一喝下肚,酒足飯飽的感覺沒享受幾分鐘,就集體腹瀉,又是一隻帶賽一隻,互相噴得一臉一身的屎。

這下可慘,又冷又濕的天氣,得幫六隻小狗洗澡,又沒那麼多雙手,只好老媽負責抓去過水,老姊跟我負責擦乾再用吹風機吹乾,搞得每隻小狗冷到皮皮挫,當時真怕他們會得肺炎咧!

話說,老弟在幹嘛?!一整個遊手好閒是吧!

偏偏小狗容易餓,一整個晚上靠邀好幾次,冷得要死想偷懶不餵,馬上聽到自相殘殺的啾啾聲;勉強用牙籤撐開眼睛起床泡奶,更慘的是喝了馬上拉,真的是一根腸子通到底。

整夜就在餵奶、拉肚子、洗澡地獄中無限迴圈掙扎度過。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老爸回來,馬上找來好幾個紙箱幫他們隔離開來,又拿出大燈泡幫他們取暖。終於,他們沒法再亂吸一通,最少挫賽的時候不會噴得彼此一身臭咪ㄇㄡ,也不用一直幫他們洗澡,洗到快脫皮!

就在無數次的失敗與錯誤中,終於找出最適合小狗們喝的牛奶濃度了(其實是他們已經適應了==),幾隻活蹦亂跳的小狗也睜開眼睛,出門去曬第一次太陽。

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便是把六個小傢伙帶出去放風曬太陽,肥滋滋圓滾滾的模樣果然吸引不少路人駐足,馬上被領養了兩隻,其中一隻最後得到的消息是,帶去山裡玩的時候,被猴子咬斷一隻前爪!猴子山大王,您未免也太兇狠了點!

另外我帶了一隻實品,還有小狗們的寫真集,去學校看有沒有人要養,一個同學當場帶回家;另一個同學也要了兩隻去顧鐵工廠。

剩下最後一隻,最頑皮,命運也最坎坷,被領養幾次,就慘遭退貨幾次,不太確定最後是哪位好心人終於能夠包容他的頑皮。

最少是20年前的事了,再長壽的狗應該也早已蒙主寵召,希望他們都有在主人的陪伴下安穩走完一生。

三籽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