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還真難聽...)通通上學去之後,到目前為止,雖然小米有稍微抱怨科目及功課增加,整天的日數變多,老師也變兇;美眉則是很開心的表示:一年級比較輕鬆,因為只有一天是整天,幼兒園每天都是整天...(明明只有吃跟睡...)

不過終究不是第一天上課了,兩個大的整體來說適應得還不錯,除了美眉經常丟三落四,聯絡簿上寫得一清二楚該帶的不帶,不該帶的帶了一堆,一下課本不見,一下習作找不到,不然就是考卷寫正面漏了背面;或是整個大題活生生的空在那,完全視而不見...寫到這,突然覺得這樣好像應該不能叫適應得不錯吧?!莫非是我這為娘的標準太低?

還有一次老師跟我說:上次考聽寫,她一個字也沒寫,馬麻你如果不讓他去安親班,自己要好好教喔...聽得我頭皮一陣發麻,眼前已經開始預演妹妹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悲慘人生跑馬燈!(醒醒啊你)

強作鎮定回答:謝謝老師關心,他應該只是不適應考試,我會多注意她!

老師:呵呵喔喔(白鳥麗子的笑聲)好啊,好啊!

再次害我大疙瘩小疙瘩,劈哩啪啦落了一地

下載  

再來就是妹妹興沖沖的想跟葛格一起打籃球,結果第一次上課就被教練委婉勸退:因為太矮了,籃框無法為她一個人降低,教練也沒辦法只照顧她一個人。一日籃球營生涯,以退費結束...結果害得葛格也有點意興闌珊。

學習這東西很奇妙,有伴的話可以互相激勵帶動學習興致,但相反的,一但有其中一個臨時退出,通常另一個也會興起同進退的想法,不然就得獨自調適一陣子學習低落的狀況,葛格,要加油啊!

 

至於嘟嘟呢,第二個禮拜開始覺醒,感受到極端的分離焦慮(這根本是老媽的怨念吧),每天早上送他上學就真的要來一齣十八相送(這下有面子,開心了吧 ← 變態老媽)。

看著老師把哭得一臉鼻涕眼淚的嘟嘟架走,心裡還真有點捨不得,不過早也好晚也罷,遲早都得面臨這關啊!老娘我還是趕緊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絲鼻涕比較實在~~~(飄走)

好在其實在姊姊的洗腦,以及之前跟著姊姊上下課之際,其實嘟嘟很喜歡這間學校,也有一定的熟悉度,只是要放開老媽的手還有點難過而已

於是我決定給他多點時間,早點帶他去學校,看著他自己換上室內鞋,依序把毛巾、牙刷、鋼杯、作業、睡袋...放置在固定位置上,搬來自己的小椅子就定位之後,再讓他幫我介紹環境、美勞作品...還有時間的話,再去遊戲區玩。

一個禮拜下來,從十八相送到眼泛淚光,以至一回頭發現:咦,老娘你怎麼還在啊,快回去晾衣服吧你!(被轟走)

嘟嘟終於也能夠開心的上學了,還嫌這次中秋連假怎麼這麼久?!(可是我還沒放夠啊,帶著黑眼圈KEY字)

不過,嘟嘟還是有一個難題在眼前,那就是在家一條龍,在校一條蟲!

到現在為止,老師說他在學校一聲不吭,連上廁所都不敢講...連姐姐的老師也跑來關切:他以前跟姊姊來學校都很活潑啊,怎麼現在反而不開口?!

這真的問倒我了,他在家也是嘰哩呱拉吵翻天,莫非是魔羯座的矜持?!

(放下你那無謂的矜持,把你的真面目給我拿出來~~~~~)

三籽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