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幸福唷~~~最近常常看到有人這麼祝福,你的幸福人生定義是什麼? 如果可以,你希望能跟身邊的哪個人交換人生? 好幾次捫心自問,答案都是NO。我的人生,有我的足跡,還有許許多多人常駐或是到此一遊的註記,我珍惜這些點滴,你呢?

今天一早在FB上看到兩個人同時推了一篇文章,一時好奇點了進去,眼淚有點控制不住,也勾起我一些回憶,不吐不快。

原文出處 → 新注音新聞【說說我與阿達交往的故事好了】

從小我媽就把我當男生養,不管穿著打扮或是做事方法,老姊出門必著裙裝,帶可愛小包包,玩洋娃娃,在家看書扮家家酒;而我一定穿T恤短(長)褲,玩槍玩劍,跟男生玩沙、騎腳踏車...

如果我跟老姊一起出門,老媽一定跟我說:「要保護你姊喔!」我也拍胸脯保證,包在我身上。對於老媽這種莫名其妙的設定,我是沒有什麼特別意見,對於自己能夠像個男生其實還蠻得意的。

近幾年,年紀漸大,三不五時會想起小時候的事,閒來無事跟老姊聊天,才知道他對於老是被要求要當個淑女很有意見,只是當時年紀小不懂得反抗,原來我們姊妹倆就一直被我們老娘玩弄在股掌間?!

會提到這個,主要是想解釋一下我好打抱不平的的個性原來是這麼來的。

這篇文章的主題是在描述一個正常女生因為在一次國王遊戲(真心話大冒險)中輸了,得到的處罰是必須跟一個患有疾病的男生(自閉症之類的)交往十天。而這個男生因為疾病與外型上某些特殊動作,長期遭到同學排擠、霸凌,兩人卻因為這個處罰而展開交往的故事。

這讓我想起自己在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也是有一個所謂阿達的男同學,功課從不按時繳交,每次被老師點名做事一定也沒法達成任務,班上同學總是拿他開玩笑。那時候班上兩大問題學生一個就是這個阿達,另一個則是負責霸凌別人的超強壯男生。

我則是那種最沒特色的標準乖乖牌學生,話很少,不擅社交,尤其不擅長討好老師。老師總是把我座位調來調去,一下坐在功課最差的人身邊,一下坐在不專心的人旁邊,目的就是要我好好的匡正這些人的行為。上面提到的兩個人,我當然也照慣例得去陪坐一下。

也因為這種機會,當我跟阿達(不能提真實姓名,只好這樣稱呼,雖然很沒禮貌又帶歧視性)坐一起的時候,我總是盡可能幫他擋掉同學的欺負,剛好他又跟我同姓,更是激起我保護弱者的本能,除了沒法幫他擋掉男生間很流行互相抓下體的遊戲(應該是阿魯巴的前身)。

他每次被欺負,總是笑著低下頭,或是癟起嘴角紅著眼眶,抓著自己根本沒頭髮的平頭傻傻地立在原地。即使耍得團團轉,他還是想要加入那些欺負他的人。這些欺負他的人,則反過來利用他,叫他做出一些行為欺負女生。

以一個成人的角度來看,可以很明白他為了獲得所謂同伴的認同,在大家鼓譟之下做出一些正常男生想做卻不敢做的行為,例如:掀裙子、大聲嘲笑某些女生的長相、推擠女生...而且當他做出這些行為之後,同伴們會說他很勇敢,而他也覺得自己做了很棒的事情嗎?我不確定。

但是,從一個三年級女生的角度來看,我開始覺得厭惡起他來。為什麼我幫助你不受別人欺負,而你不僅不知好歹,還硬要跟他們混在一起。

我又再度被調位置,這下換到老是打架鬧事與老師做對的壞孩子旁邊了,說真的,心裡有點害怕。坐下去之後才知道,他媽媽帶著襁褓中的妹妹在市場賣菜,老爸應該是不知去向或是不知為何不常在家(忘了),家裡只有一個阿嬤。他回到家有東西吃已經很不錯了,當然不可能有人大聲嚷嚷叫他寫作業或是複習功課。所以他的制服老是洗不乾淨,不然就是領子永遠站直直,衣襬永遠露一角在外晃蕩。

那天之後我就跟老媽說買菜要跟他媽媽買,因為個性彆扭,所以沒說原因。

我開始很努力的教他功課,在我唯一能使得上力的地方。但是他依然故我,功課不準時交,四處打架挑釁...其實我跟他坐在一起的時候,大概有一半的時間他都沒能好好坐在位置上。

因為上課時間他不是被老師罰跪,就是去操場青蛙跳,再不然就是半蹲,或是半蹲加舉椅子或桌子,甚至半蹲加提裝滿水的水桶。一般孩子光是罰跪、青蛙跳,了不起到半蹲,一定哭叫著說下次不敢了。

只有他,就算扛了桌椅、水桶,兩隻手,兩條腿明明已經不聽使喚皮皮ㄔㄨㄚ\  了,永遠只看到他漲紅著一張臉死不認錯。

有一次,我的畫的圖被老師評為全班畫得最醜的,老師拿了一張全班最美的,還有我的,要同學傳閱下去,比較看看兩張圖的差別。

向來循規蹈矩、品學兼優的我哪裡禁得起這種羞辱,當場有如遭到五雷轟頂。接下來的一整個早上,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回過神來已經是中午,同學都吃飽準備午休了。

這個老師的眼中釘,同學口中的壞孩子幫我拿了便當過來,打開蓋子,放上湯匙,叫我吃飯,自己則轉身離開去走廊掃地、拖地。深陷在自憐中的我,眼淚鼻涕全掉進飯裡,我不記得那頓午餐是不是特別鹹,或是我根本沒吃便當。那個下午一樣在渾渾噩噩中度過,一直到回家之後我才想起來,今天我是值日生,吃完中飯要去掃地、拖地。他沒有安慰我,只是幫我做了所有的事情。要不是當時只有十歲,我想我大概會跟他表白吧!

瞬間,我從一個自以為是的救贖者,變成被撈上岸的落水狗。

五年級分班前,他還是他,什麼都沒改變,不過,阿達倒是變成他的小跟班,像是一種共生的關係,不再有人敢欺負阿達,除了他之外。

小孩子有時候真的很殘忍,部分殘忍來自於觀察老師家長的態度,另一部分則出自於不自覺的沒有同理心。哪種比較恐怖?

大家都愛幫別人貼標籤,我們自己也會被貼上標籤,標籤有好有壞,但後續產生月暈效應的發酵可就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住。

我自己也常常基於表象來評斷人事物,我想我也曾經在不自覺之中傷害了某些人而不自知,或者只是帶著憐憫對待他們,並沒有真正能夠將他們視為所謂的正常人。

相對的這類人往往也會帶有一顆敏感體貼的心,是因為他們深深了解被羞辱以及不被接受的難堪嗎?更多好文章,更多很棒的人,相信能帶來更多體貼的心。

創作者介紹

三籽孃簿絡課

三籽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筠 & 筠媽
  • 看完這一篇, 我覺得有些部分跟筠小妹班上一位同學很相像, 我想這樣弱勢的孩子, 經常會受到同學的欺負, 筠小妹以前也非常幫忙這位同學, 畢業的時候, 這位同學還送花給筠小妹, 我想若是可以, 應該要有多一點的人伸出援手, 幫助這樣的人, 畢竟身體有缺陷, 不是她們自己願意的, 旁人多給予一點關懷跟協助, 對他們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 有時伸出善意的雙手,也是需要勇氣的,更甚者得冒著連自己也被另眼看待的殘酷事實。
    筠小妹真的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能有這樣一顆溫柔的心,想必是有個好榜樣!

    三籽孃 於 2012/11/13 19: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