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幸福唷~~~最近常常看到有人這麼祝福,你的幸福人生定義是什麼? 如果可以,你希望能跟身邊的哪個人交換人生? 好幾次捫心自問,答案都是NO。我的人生,有我的足跡,還有許許多多人常駐或是到此一遊的註記,我珍惜這些點滴,你呢?

0414(洞四么四)指的是白曉燕專案,正是白曉燕被綁架的日期,前陣子看到某電視臺又在播報整個案件經過,有些感觸。

看了這麼多年,這麼多次鉅細靡遺的報導,不知道過程中所有被害者家屬是怎麼經歷過來的。每年都要被迫讓當年的畫面重新上映一次,雖然就算不製播這類節目,傷痛也不曾消失,但是對於這類已經破案、結案的事件,新聞從業人員是否可以想想以其他的方法來記錄這些曾經讓社會大眾震懾的事件,而不只是舊瓶裝新酒,老話重提。

那一年是我們搬到五常街附近之後幾個月,爸爸剛好在那段日子到美國探望祖母,老弟那時讀大學外宿,家裡只有老娘、老姊跟我三個女流之輩。

當時五常街是陳進興等人經常出沒的地方,雖然我們家離五常街槍擊案發生處還有一段距離,可是風聲鶴唳的狀況還真是輸人不輸陣。

就在槍擊案發生後的某個晚上,我跟老姊正準備帶豬豬(我家的狗)放風去。因為我們住頂樓,為了怕豬豬體型大嚇到鄰居,按照習慣我們會先出來看看有沒有鄰居在樓上活動,等確定沒有人之後才放豬豬出來,繫上項圈鏈子之後才坐電梯下樓。

那晚老姊先上樓探查,接著回頭跟我喊:沒人,可以上來了!我放豬豬上樓之後,自己在後面慢條斯理穿鞋子。

頂樓明明一片烏漆摸黑,但是豬豬卻反常地對著黑暗中吠叫,當下老姊以為有鄰居在,趕緊安撫豬豬情緒,可是豬豬非但無法安撫,還越吠越兇,但就是沒有踏進黑暗中。

在豬豬的吠叫聲中,我趕緊穿好鞋子上到樓梯間(還未到頂樓),仰頭一看,有一個男人從黑暗中以很慢的速度走出來,不是別人,就是陳進興。

豬豬持續對著他吠叫,並慢慢的往後退,老姊退在一邊靠著牆壁,一直跟他道歉說不好意思狗一直叫。

他手裡拿著一個很普通(像股東會發放的贈品)看起來沉甸甸的黑色男用手提包,眼睛在我們兩人一狗身上不停巡迴,面對一隻狂吠、作勢撲上去的大型犬,眼裡卻未曾露出一絲恐懼,就因為這點讓我們更加肯定這個人就是陳進興。 

事情發生的當下我絲毫沒有害怕的情緒,只是目不轉睛看著他沿著樓梯慢慢往下走,接著等電梯,電梯往下停在五樓之後就沒有動靜,不知道他是走下樓或是進入五樓躲藏。

住五樓的是一對母女,幾天之後就發生女兒被陳進興挾持的事件,後來發現是陳進興抓錯人,加上五樓的媽媽在第一時間報警,幸好母女平安。不過那天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警察在整棟公寓上下搜尋的情景真的讓人心驚膽戰。

隔天好幾家電視台都來採訪,所有鄰居通通婉拒採訪,唯獨一個傻大姊接受採訪,沒錯,就是我老娘本尊。連我老爸在美國都看到老婆上電視,氣得打越洋電話回來大罵:「大家都怕陳進興不敢接受訪問,只有你在那邊高談闊論,這下陳進興都看到你的臉、知道你住幾號幾樓。接受採訪就算了,為什麼臉沒有遮起來?!」

節儉成性的老爸就這麼隔空開火,念了好幾十分鐘,完全忘了自己是在講國際電話,我老娘耳裡的那顆珍珠大概就是這次被唸出來的吧!

事後回想起來,好在那天老爸去了美國探親,要是換成老爸出門遛狗,按照個性老爸鐵定會上前詢問可疑的陌生人,何況是長得像陳進興的人!這一問之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就無法想像。

好在那天我動作慢吞吞的穿鞋,要是快了一步跟我姊一起上頂樓,也許兩人一狗早已經一起投胎去;反之,要是太慢上樓只有我姊一個人在頂樓,也許有可能發生更加糟糕的情況。

好在有豬豬那秋田+狼犬的壯碩體型以及吠叫聲發揮了恫嚇作用,讓陳進興不敢輕舉妄動。

太多的好在,讓我們幸運地沒有成為別人茶餘飯後談論的可憐受害者。

這段插曲有印象的人應該沒幾個,唯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與厄運擦身而過的幸運。

談到這,不曉得有多少人慶幸陳進興是在廢死議題沸騰之前就已經伏法?而不是在某年特赦之後,才赫然發現這類重大刑犯居然住在你我隔壁! 

殺人是殘暴的,死刑是粗糙的,但是請問有什麼更好的方法能夠給予這些手段兇殘的人一個懲罰,給受害者家屬一個公平的回應?

終身監禁嗎?不過只是給他們等待特赦之後大展身手的機會!

精神治療嗎?犯案之後裝瘋賣傻?治療完成後繼續未完成大業?

如果今天支持廢死的人大部分都是受害者家屬,那我必須佩服、稱讚他們的智慧與勇氣。尚未經歷過切身之痛前的人,沒有資格談論廢除死刑的議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三籽孃簿絡課

三籽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默
  • 真慶幸有太多的好加在,才能讓我有幸分享三籽孃這段驚險遭遇,簡直可以拍部真人真事的驚悚片了,直叫人不寒而慄……。我始終覺得,殺人者該不該償命,應該要由被害人家屬來決定,而不是讓那些所謂的廢死聯盟的局外人來瞎攪和,也不是由那些所謂恐龍法官來亂定論,畢竟重點是在於被害人家屬的痛是該用什麼方式來撫平?一命還一命或選擇原諒的決定權是屬於被害人家屬的,至於那些精神變態殺人犯,是涉及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我深深質疑治療會有多大成效,總覺得那是更可怕的不定時炸彈……
  • 說得太好了,深有同感!尤其有了小孩之後,我完全沒辦法想像那種萬一!平安養大一個孩子真的不容易!

    三籽孃 於 2013/04/30 09:24 回覆

  • 魷莉
  • 那時我姊也是住在龍江街五常街附近,嚇得要命..
    上次看中天還是東森(假日都是重播兇殺案件回顧),我真是看得牙癢癢的..
    這些人真是無人性,怎麼還要顧及他們的人權之類的,就像現在的謝依涵聽說也不會判死,因為"有悔意"就可以改判無期,在加上大赦特赦+行為良好應該也10幾年就可以出來了..唉
  • 我也不能理解為何加害者的人權被考慮得遠高於被害者?難道是逝者已矣,死了就算了?
    龍江街的確離得蠻近的,那時候好險有狗狗陪,減少很多不安感,只是半夜只要吠一聲,立馬風聲鶴唳好不緊張呢!

    三籽孃 於 2013/04/30 16:39 回覆

  • qiqi
  • 好可怕,妳們當時真的好鎮定,要我的話嚇傻了~~

    別忘了,當年白案還是因為白冰冰特殊身分,政府上級動員全國警力抓人,有太多太多一般家庭遇到此類不幸,只能自求多福,還有過苦主自己出兇嫌指認獎金咧
  • 當時不怕,事後如驚弓之鳥(冏)
    有背景真的差很多,這點不容否認。但是或許正因為有著特殊背景反而容易成為歹徒覬覦的目標,名利這東西好壞還得取決於事件的面向吧!

    三籽孃 於 2013/05/02 16:29 回覆

  • 螺螄拜恩
  • 天哪!好恐怖的經歷

    光看文字敘述就讓人毛骨悚然,捏了一把冷汗,幸好你們都很冷靜,沒有輕舉妄動或放聲尖叫。
  • 之所以冷靜只是類似青蛙被強光照射之後的暫盲現象...(嚇傻)

    三籽孃 於 2013/05/02 21: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